首页 新闻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娱乐 健康 旅游 时尚 文化 体育 教育

中医中药

旗下栏目: 健康要闻 名医名院 中医中药 银色产业

从风痰辨治眩晕综合征

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:中国中医药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3-12 23:34:37

眩晕综合征是由前庭神经系统病变所引起,患者对于空间关系的定向感觉障碍或者平衡感觉障碍的疾病,表现为感觉身体或外界景物旋转摆动、站立不稳,同时出现视物眼花或眼前发黑等现象。眩晕综合征分为前庭性眩晕、前庭中枢性眩晕和阵发性、位置性眩晕三类。眩晕综合征多发于青年人和老年人,临床多见,门诊占相当大的比例,占内科门诊人数的5%,占耳鼻喉科门诊人数的15%,占老年科门诊人数的80%以上。

沈舒文教授治眩晕综合征常从风痰论治,认为本病多为脏腑失调,风痰内动所致,以标本辨虚实,脏腑失调为本,风痰内动为标。在本虚之中,以肝肾阴亏,厥阴风阳上旋;脾气亏虚,清阳不升为主,而在标实之中,遵崇朱丹溪“风为木性,克土聚痰”说,认为痰生于脾,风动于肝,风痰是恒存于疾病始终的核心病机,且病久不愈,常风痰夹瘀,形成风痰瘀标实证。而在肝肾阴亏,“髓海不足,则脑转耳鸣”(《灵枢?海论》)与脾虚清阳不升“上气不足,脑为之不满”(《灵枢?口问》)本虚证中,二者可同时出现,也可单独存在,构成本病的本虚特征。此外,在中青年发病中,因情志不畅,劳倦过度而致肝阳变动化风,风卷痰上犯发生本病的也不少。所以沈舒文治疗本病恒守风阳痰瘀标实的化痰熄风通络,变化于肝肾阴亏与清阳不升本亏的滋潜升清调补。现举2例说明之。

验案1

清阳不升,风痰上扰案

刘某,女,48岁,延安市黄陵县公务员。2012年8月1日初诊。患者主诉发作性眩晕1年,加重3周。患者1年来常出现发作性头晕,3周前突发严重头晕,感觉天旋地转,站立时明显,平卧不能缓解,眼前发黑,嗜睡,恶心欲呕,有低血压病史。遂在西安某三级甲等医院住院诊治,颈动脉多普勒报告:椎-基底动脉血流速度减慢;左右颈动脉变窄,有钙化点。CT、颈血管超声报告:双侧颈动脉硬化,供血不足。血管造影报告:左侧大脑后动脉、前动脉血流速度降低,中动脉支通畅,远端30%狭窄,分支减少,右侧大脑前动脉血流速度降低,分支减少。测血压:90/50mmHg。诊断为:眩晕综合征(前庭中枢性)。经高压氧等治疗两周,眩晕未减轻而出院,舌淡红,苔薄白腻,脉弦滑。

辨证:脾虚清阳不升,风痰上扰带瘀。

治法:补脾益气升阳,化痰息风通络。

方药:黄芪30克,生晒参10克,葛根15克,半夏10克,白术15克,天麻15克,丹参15克,水蛭5克,泽泻15克,白蒺藜15克。18剂。水煎早晚服,每服6剂,停2天。

二诊:服上药后眩晕消失,但停药后出现发作性眩晕1次,休息后缓解,近期失眠多梦,时有胸闷,舌红,苔黄腻,脉弦滑。守法治疗,调整方药:上方加菖蒲10克,远志6克,合欢皮20克。10剂,水煎早晚服。

三诊:服上药后两月未发生眩晕,失眠好转,近期劳累后又出现眩晕,平卧时眩晕不减,严重时头痛,伴神疲乏力,腰膝酸软,嗜睡。

证转肾精亏损,清阳不升,风痰上扰,脑络瘀阻。治以滋肾阴、升清阳,化风痰,通脑络。

方药:龟板(先煎)15克,山萸肉15克,石决明(先煎)30克,白芍15克,黄芪30克,葛根20克,丹参15克,半夏10克,天麻15克,白蒺藜15克,水蛭6克,蜈蚣2条。制成胶囊。嘱服3月。2013年5月10日前来调治烘热多汗,自诉眩晕未出现。

验案2

风痰上扰,兼阴虚阳亢案

刘某,女,32岁,西安市高新区某企业会计,2014年8月26日就诊,主诉:头晕目眩,伴视物模糊10天。患者10天前无明显原因出现头晕目眩,站立不稳,视物模糊,恶心呕吐,遂于高新医院住院就诊。查:脑部CT正常,眼震检查:前庭平衡功能异常,双侧前庭功能低下,结合病史可疑药物性前庭损伤,颈部B超:右侧椎动脉偏细,血流阻力指数偏高,双侧颈动脉及左侧椎动脉声像未见明显异常。经颅多普勒:大致正常TCD。治疗5天后,呕吐好转,但仍头晕目眩,出院诊断:眩晕综合征(前庭性)。现症:头晕目眩,站立时天旋地转,如坐舟中,偶尔头痛,视物模糊,手足心发热,夜间盗汗,失眠,多梦。舌淡,苔薄白,脉沉细数。

辨证:风痰上扰,兼阴虚阳亢。

治法:化痰熄风,兼滋阴潜阳。

方药:半夏10克,白术15克,天麻15克,制南星10克,僵蚕10克,白蒺藜15克,龟板15克,石决明(先煎)30克,女贞子15克,酸枣仁15克,煅牡蛎(先煎)30克。12剂,水煎早晚服,服6剂,停药2天。

二诊:服上药后头晕目眩明显减轻,夜间盗汗消失,头痛消失,失眠、易醒、多梦好转,但站起猛眼前发黑。舌淡,苔薄白,脉沉细。辨证:肝肾阴虚,风阳上扰。

方药:龟板(先煎)20克,山萸肉10克,天麻10克,白蒺藜15克,女贞子12克,菊花10克,泽泻15克,决明子15克,生龙牡(先煎)各30克,石菖蒲10克,远志10克。12剂,水煎早晚服,日1剂。

三诊:头晕眩未出现,但头痛出现1次,大便干结,多梦,舌淡苔薄黄,脉沉细数。9月12日方去女贞子、菊花、泽泻、决明子,加枳实30克,蔓荆子15克,蜈蚣2条。16剂,水煎早晚服,日1剂,巩固疗效。

按 以上二例眩晕综合征尽管病类不同,但证候辨识皆从风痰而用半夏白术天麻汤。就眩晕从风痰论治,先有《内经》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”说,后有朱丹溪“无痰不作眩”著名论断,风动于肝,痰生于脾,故而沈舒文治本病注重风痰,且治风痰又常兼通络,此谓“风阳卷痰多带瘀”,如验案1用丹参、水蛭化瘀通络。对风痰变异证的治疗,验案1有眩晕站立加重、嗜睡、欲呕、血压低,他辨为是脾虚而清阳不升,化风痰兼补气升清阳,如方用药黄芪、生晒参与葛根相配,二诊时肾精亏虚显露,配以龟板、山萸肉、石决明与黄芪、葛根构成滋阴潜肝阳与补脾升清阳升潜合用的组方格局。验案2风痰上扰而兼阴虚阳亢,治风痰兼配龟板、山萸肉、女贞子、生龙牡滋肾潜肝阳。 (杨志宏 张金)

 
责任编辑:中国中医药报
  新尧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联系方式:xinyaonews@163.com